A-A+

中南民航战疫最美逆行者民航湖北监管局适航监察员罗世扬的战疫日记

2020-05-08 足球直播 评论0条 阅读 0 次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肩上都是一座山。

”  我是罗世扬,是不幸感染肺炎又有幸治愈的一个“疫区”人,是光荣的湖北民航人中的一分子。

这个不平凡的庚子之春,千千万万湖北人经历了悲欢离合的人间百态,奋战一线的民航人洒下了无数汗水和泪水。

我想把其中一些片段写下来,记录这个不平凡时代中的一点平凡“疫”事。

  2019年12月31日  今天是2019年最后一天,咱们局在新食堂举办包饺子迎新年活动,大伙儿张灯结彩,我也露了一手。

这一年,湖北监管局经历了一系列大事、要事、急事、难事,大伙儿的心贴得更紧了。

虽然来武汉才一年多,但我不再是“独在异乡为异客”,而是“吾心安处是吾乡”。

    一起剪窗花  跨年夜,原本局长邀请我们去他家里煮鱼头火锅,因为临时回广州看望手术住院的夫人而作罢。

不过,我和两个单身汉还是聚到一起完成了这顿“鱼头火锅之约”。

  吃到正酣时,我突然身感乏力,伴有莫名的浑身不适。

电视正在播报“不明原因肺炎”,我开玩笑说“不会中招了吧”,大家一笑而过。

谁能预料,一场影响全球的历史事件即将来临,而我,将成为见证这场历史的一个局中人......  2020年1月4日  元旦以来,我连续咳嗽、发烧三天,吃感冒药始终无法好转,决定去社区医院。

得知我是发热病人,医生警觉的询问有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得到否定回答后,安排了验血、拍片,随后输液消炎。

我开始警惕,买了口罩和体温计。

  2020年1月6日  在社区医院输液三天,症状仍无好转。

晚上下起大雨,独居的我发起高烧,四肢无力,于是给同事打电话求助。

伴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往旅行包里塞了衣服和洗漱用品,做了住院的准备。

同事们进门时,我下意识的递给他俩口罩,感激又担心。

他们也没多想,扶上我就往医院赶。未曾想,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  2020年1月7日  昨晚先去了急诊,随后转到肺科医院,办完住院手续已是深夜。我临时被安排进一个七人病房,一夜未眠。天还没亮就开始抽血、取样,高烧持续,咳嗽不止,CT结果显示肺部感染比较严重。    深夜的急诊室  局长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询问病情,并安排了行政办和工会帮我解决住院期间的困难,保障好我的餐食。父母接到消息后,一大早坐火车从老家往武汉赶,16点到汉口站,因不熟悉路,折腾到医院已经18点。想来上次一别已半年之久,再见时,三人却隔着口罩,匆匆寒暄几句就离开。躺在病床上,心事如潮涌。我18岁离家求学、工作,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准备扎根安顿后再接家人团聚,真是世事无常,谁都不知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来。躺在床上,病痛、恐惧、遗憾...百感交集。  2020年1月8日  今天医院临时给病区加装了隔离门,所有医护人员穿戴了防护服、护目镜和手套。家属探视也取消了,只能把东西送到指定地点。形势越来越严峻了。  我向局里详细汇报了12月30日以来和同事们接触的情况。局长安慰我安心养病,转达了中南管理局领导对我的关心和慰问,并安排同事照顾好我父母,让我不要有后顾之忧。同时,湖北监管局采取了消毒措施,每天在公共区域熏醋,要求大家勤洗手、戴口罩,定期安排专业公司对办公楼消杀。  2020年1月9日  住院头三天,是整个病程最煎熬的三天。持续发烧,用退烧药短时退烧,一段时间后高烧再起,如此反复。咳嗽越来越剧烈,身体透支得厉害,稍一活动就喘不过气,必须保持24小时吸氧。视频通话的时候,家人看到我憔悴不堪的面容,抹起了眼泪,我只能呆呆望着,无力答复。  每当濒临绝望时,我就想起为我奔波操劳的父母,和远在老家的妻子孩子,默默告诉自己要挺下去。同志们的问候从未间断,工会多次要来探望,考虑到大家的安全,我都谢绝了。有这么多的鼓励和期望,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20年1月10日  今天迎来了分水岭。发烧和咳嗽的症状都减轻了。但身体还是极度虚弱,仍需不断的吸氧。新闻上开始有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报道,医生告诉我所有已知病原体都检测阴性。状态的好转还是让我坚定信心,我积极加强营养补充,每顿都狼吞虎咽,准备跟病毒打一场持久战。  2020年1月11日  医院通知我所有费用由国家承担,出院标准是:连续不发烧10天以上,喘气等症状明显好转,肺部病灶明显减轻。有了这个目标,我卯足劲继续冲关。中南管理局工会和湖北监管局工会特别为我准备了慰问金和慰问品,鼓励我早日康复。我非常感动,组织一直是我坚强的大后方。  2020年1月21日  今天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我治愈出院了!  “报告大家,我把病毒PK掉了!”我第一时间在工作群里分享了这个好消息,大家纷纷为我点赞。由于住院时我曾和同事说过,会不会是那天去菜市场买鱼头的时候被感染的,从此“鱼头”就成了咱们局过不去的“梗”,大家百试不爽的拿“鱼头”开玩笑,病情的阴霾一扫而光。        分享治愈经历     玩不腻的“鱼头梗”  2020年1月22日  同事们继续关心着我出院后的生活,纷纷给我送来年货,让我带回老家过年。但是,为了家人的安全,我把父母安排回了老家,自己留守武汉继续隔离和调养。  经此一役,我有一种浴火重生之感,对健康、对人生都有了更深刻地领悟。我决心今后要加强身体锻炼和心灵修炼,让体魄和精神都变得更强大。我把自己与病毒抗争的全过程详细记录下来,分享到工作群里,提醒同事们加强免疫力,做好防护。  2020年1月23日  今天,武汉封城了。  湖北保卫战、武汉保卫战正式打响了,湖北民航防疫阻击战也全面打响了!作为武汉的新市民,作为湖北民航人的一分子,我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守城,守家园。    封城下的武汉  2020年2月1日  疫情日益严峻,湖北监管局全体按“小组制”分工协作,全力投入保运输、抗疫情。所有人都高负荷运转,我不能因为养病就做旁观者。于是向处领导请缨,承担起辖区运输航维修单位的防疫数据统计,详细记录每日职工及家属健康状况、机队状况以及航班保障等信息。  湖北民航人坚守一线    罗世扬在家里远程办公  2020年2月3日  紧张忙碌的日子里,同志们仍不忘对我特别关照,轮流送菜、送药到我家,询问我的身体和生活状况。中南管理局悉心关怀着我们:向全体党员发起倡议书支援湖北;划拨特殊党费支持湖北抗疫;组织心理团队给我们提供减压咨询。

标签:湖北   1月   同事   医院

0 条留言  

给我留言